| 设为主页 | 保存桌面 | 手机版 | 二维码 登录 注册
免费会员

河北省霸州市信任通线路工具厂

主营:玻璃钢穿孔器, 墙壁穿线器,穿管器,双稳机电缆拖车, 各种电缆放线架...

正文
吴敬琏_人物库_观点中国
发布时间:2021-12-21        浏览次数: 次        

  吴敬琏,现任国务院发 吴敬琏(1930年1 吴敬琏的母亲邓季惺是 1948年南京金陵中 吴敬琏曾经提出中国股 曾经被指责为美国间谍 研究领域:理论经济学……[+]详细

  《经济改革问题探索》 《中国经济改革的整体设计》(与周小川、楼继伟等合作) 《中国经济的动态分析和对策研究》(与胡季等合作) 《吴敬琏选集》 《论竞争性市场体制》(与刘吉瑞合著) 《通向市场经济之路》 《计划经济还是市场经济》 《市场经济的培育和运作》 《大中型企业改革:建立现代企业制度》(合著) 《现代公司与企业改革》 《建设市场经济的总体构想与方案设计》(合著) 《构筑市场经济的基础结构》 《何处寻求大智慧》 《国有经济的战略性改组》(合著) 《当代中国经济改革:战略与实施》 《改革:我们正在闯大关》 《十年纷纭话股市》 《发展中国高新技术产业:制度重于技术》 《转轨中国》 《吴敬琏自选集(1980-2003)》 《当代中国经济改革》 《吴敬琏专集》 《中国增长模式抉择》(修订版) 《呼唤法治的市场经济》

  吴敬琏,现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常务委员兼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国务院信息化专家咨询委员会副主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副主任;《改革》、《比较》、《洪范评论》杂志主编;香港浸会大学、香港大学荣誉社会科学博士。1984~1992年,连续五次获得中国“孙冶方经济科学奖”。2003年获得国际管理学会(IAM)“杰出成就奖”;2005年荣获首届“中国经济学奖杰出贡献奖”。

  吴敬琏(1930年1月24日-),中国江苏武进人,经济学家,工作于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市场经济研究所。

  吴敬琏的母亲邓季惺是著名的女报人,吴的生父吴竹似、继父陈铭德都是《新民报》(《新民晚报》前身)的创办人。

  1948年南京金陵中学毕业,1950年入金陵大学经济系,1952年高等院校调整转入上海复旦大学经济系,1954年毕业。1955年到1956年跟阿毕尔曼,研究企业财务和国家财政问题。1956年到1957年参加全国范围的体制调查和体制改革研究。1976年以后,他进入了工作最紧张、成果最丰硕的时期。1983年至1984年7月一度赴美国耶鲁大学进行调查研究。

  吴敬琏曾经提出中国股市“赌场论”,主张维护市场规则,保护草根阶层生计,被誉为“中国经济学界良心”,是媒体和公众眼中的学术明星。在2007年3月参加政协会议期间,他发表了一系列言论,从反对春运铁路票价不上浮到主张城市拆迁不应按市场价补偿等等,他的评论引发了很大争议。

  曾经被指责为美国间谍,透露中国的重要经济数据CPI,(西方国家每个季度的经济数据包括消费者信心指数都在政府网站公布),后来该指责被澄清。

  研究领域:理论经济学、比较制度分析、中国经济改革的理论和政策、现代公司治理

  30多年以来,我们的改革战略,一直是先寻求一两个突破口,然后经过若干年实现改革的整体推进,把市场经济体制初步建立起来。关于改革的顺序,我的想法是,最好按照让市场经济体制能够进一步发挥作用的改革内容作为最优先选项。

  另一个特点是“摊大饼”式发展,各地争相建设超大规模的城市,www.665789b.com。城市专业化程度很低,同构化很严重,把金融业、服务业、制造业还有政府都放在里面。研究、推行新型城镇化,首先就是要学习十八届三中全会文件,同时深入研究与城镇化有关的各种问题,支持政府执行这些改革计划。

  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的《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为中国的下一轮改革作出了清晰可行的战略部署。改革是一场除旧布新的革命,必然会有来自陈旧意识形态的阻力,有来自以权谋私的特殊既得利益者设置的障碍,还要面对旧体制和粗放经济发展方式下积累起来的种种实际困难。

  办好我们自己的事情,也许这就是我们能够为世界作出的贡献。所以,实现十八次代表大会的宏伟目标,无论对于中国还是对于世界,都是巨大的福音。

  随着经济的发展,随着人们素质的提高,随着我国面对的各种矛盾变成了切肤之痛,就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提高他们的利益自觉性和公民意识,这样就会在整个社会中形成一种改革的推动力量。

  就跟我们在整个经济发展中遇到的问题一样,不论城市建设还是城市运营,都效率低下,使城市化和工业化受到了成本过高的阻碍。老钱庄致富心水论坛

  中国现在的经济总量是世界第二,在很多方面都到了世界的前列。但是我们要很冷静地认识到,过去30年的顺利发展,或者说我们的企业能够在短时期内就挣快钱、挣大钱,这个情况很快就要过去了。

  改革的焦点是政府在市场经济中的地位和作用。因此,无论是经济改革还是政治改革,核心的问题都是政府自身的改革。这个改革确实最难。原因就是政府自身的改革将会触动政府和官员的权力及利益。

  虽已年过八旬,吴敬琏依然对中国改革保持着最为敏锐的关注,并有着最大的勇气和胆量,从不畏惧在改革进行的任何阶段发表自己的见解。

  最近一年的事态表明,中国各阶层民众主动参与社会改革的公民意识正在增强。我们应当相信,在他们的督促、支持和参与下,中国完全有可能迎来一个改革与发展的新局面。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著名经济学家吴敬琏在2月22日《震海听风录》节目中表示,中国市场化的进展并不顺利,这20年过程中凡是问题涉及到了国家,涉及了国家所有制,改革就很难推进下去。

  当务之急,是排除特殊利益的干扰,重启改革议程,切实推进市场化的经济改革和民主化、法治化的政治改革,全面建立和完善市场经济的制度基础,并使公共权力的行使受到宪法法律的约束和民众的监督,舍此别无他途。

  近年来有种倾向容易误导部分民众:把贫富分化归因于市场经济。可“仇富”的本质是“仇腐”,是对腐败的仇恨。我始终认为,有人在刻意转移目标,把民众对腐败的憎恶,转移到一般富人身上。

  为什么转变经济增长方式被反复提了30多年,到现在还是没有实现?这是因为转变遇到了体制问题。总体来说粗放发展是源于政府主导的发展方式。

  监管不要做微观干预,不要对信贷做微观干预。2009年放到表内来说9万多亿,如果放到表外来说19万亿,但是实际情况,对于民营企业、中小企业来说,它的结果是挤出效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