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主页 | 保存桌面 | 手机版 | 二维码 登录 注册
免费会员

河北省霸州市信任通线路工具厂

主营:玻璃钢穿孔器, 墙壁穿线器,穿管器,双稳机电缆拖车, 各种电缆放线架...

正文
让革命理论之光照亮人生—《赵燕清的故事》附录二
发布时间:2022-01-13        浏览次数: 次        

  有人写文章说:“‘战争胜负的决定因素是人不是物’这个论断违背了唯物论。”这就引起了一场争论:战争胜负的决定因素究竟是什么?

  “是人,是物质的人”。——那为什么人数很少的红军战胜了拥有大量军队和控制多数居民的蒋匪军呢?

  “是物,是代表一切物资、财产、经济等综合的物。”——那为什么掌握着全国的财产和经济命脉,并得到美国援助,作战物资又多又好的会败逃台湾呢?

  “是人民的支持,是人心”。——从鸦片战争到抗日战争以前,中华民族近百年的反侵略战争都失败了,难道是义和团、太平天国不得人心吗?难道侵略军得到人民的支持吗?

  “是人与物的结合”。——那为什么掌握了先进技术,即把士兵与原子、化学、生物武器结合在一块的美国侵略军,在侵朝战争中失败了呢?人与一把炒面一把雪的紧密结合正确一些,还是人与面包的紧密结合正确一些?

  “是人对物的正确使用”。——战争中双方的武器都是由人去使用的,难道日本侵略军打不赢八路军、新四军,是因为他们的射击不准确吗?

  “是战斗力(暴力)”。——第五次反“围剿”的失败,是因为红军突然丧失了战斗力吗?遵义会议以后,红军的战斗力为什么又忽然强大了呢?

  恩格斯:《反杜林论》中的“暴力论”,“暴力论(续)”,“暴力论(续完)”

  :《论持久战》中的“驳亡国论”、“为永久和平而战”、“战争和政治”

  克劳塞维茨:《战争论》中的“第一卷第一篇第一章”、“第三卷第八篇第六章”

  如果以为“战争是人和物结合成暴力去进行的搏斗”,这就是给战争的概念下了个错误的定义。

  对于战争,人们常常忘记和注意得不够的,以至引起许多可以说是无谓的争论的,主要是这样一个基本问题:它是由什么政治引起的。我们只要不是空洞地谈论而是详细地考查几个具体的战争,就可以明白:我们不应该把战争看作是独立的东西,不应该把战争看作是一种单纯的暴力和消灭敌人的行为。只要指出:存在着追求很小的目标而胜利后即自动撤退的战争,威胁敌人以支持谈判的战争,甚至还存在纯粹是装装样子的战争,就足以证明:战争并不像搏斗那样趋向极端,而是一种本身有矛盾的不彻底的东西。战争是不可能服从其本身的规律的,它的规律不完全是自己决定的。我们必须认清:战争是一个整体的一部分,而这个整体就是政治。战争是一种政治行为,战争就是政治。

  战争与战斗是两个不同的概念。战斗在军语上是指规模较小的作战。从广义上说,战斗是人们拿起武器同敌人作斗争,是使用武力。从这个意义上说,战斗就是人和物结合成暴力去进行的搏斗。战斗是为实现战争的目的服务的,是受战争的需要所支配的。战斗是战争的手段,而且是战争的唯一手段。所以,战斗是一种军事活动,而且一切军事活动都必然直接地或间接地同战斗有关。战斗的胜负是军事上的,而战争是政治,战争的胜负就是政治的胜负。

  当然,政治因素并不能深入地渗透到战争的各个细节部分。规定信记号和派遣巡逻哨是不需要以政治上的考虑作依据的。研究战争的各个细节部分是军事课题。如果在研究防御阵地的编成时提出政治的观点,不但对我们用处不大,反而会在一定程度上分散我们的注意力。军事不等于政治,军事不等于战争。

  但是,当我们不是研究战争的各个细节部分,而是研究战争的整体,研究战争胜负的决定因素这个关系到战争全局的问题时,究竟是政治的观点应该让位于纯粹的军事观点(假设这种观点可以想象的话),即政治观点完全消失或从属于纯粹的军事观点,还是军事观点从属于政治观点?答曰:借以决定战争的目标和规模,确定战争的主要路线和指导战争的最高观点不能是别的,只能是政治观点。

  所有大的战略计划中的主要方针绝大部分都是带有政治性的,而且这些方针越是涉及到整个战争和整个国家,它们的政治性也就越明显。尽管今天的军事非常复杂,而且有了很大的发展,战争的主要轮廓仍始终是由政治当局而不是由军事当局决定的。因此,根本不可能对一次战争单纯从军事上做出评价。要对一次战争或它的计划进行纯军事的评价是不能容许的,甚至是有害的。总之,军事学术在它最高的领域内就成了政治。当然不是写外交文书的政治,而是打仗的政治、流血的政治,是政治的特殊手段的继续。

  1.战争属于上层建筑。战争是政治,政治属于上层建筑,所以战争也属于上层建筑。上层建筑是为经济基础服务的。事实正是如此,每一次战争,不是为了发展一种生产方式就是为了保护一种生产方式。经济对战争的影响,应着重从“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这方面去考虑。把人与武器的关系比作人与生产工具的关系,是不恰当的。人与生产工具的结合构成生产力,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人与武器的结合构成军队的战斗力。生产力是经济基础的“统帅”,而军队的战斗力只是上层建筑中的“士兵”。恰当的比喻是否可以这样:人与武器的关系,好像作家与笔的关系。写作必须用笔,使用质量低劣的铅笔不一定写出质量低劣的文章,使用名牌金笔不一定写出世界名著。作品成败的决定因素在于写作思想是否顺应社会发展的需要,在于作家综合素质的高低。

  2.政治统帅军事。军事是执行政治任务的工具,工具本身不能活动,要靠手来操纵,而操纵这一工具的手就是政治。为了防止在使用这一工具时因不懂得工具的效能而产生错误,人们在进行政治交往时必须对军事有足够的了解。军事这门科学,必须下一番功夫才能学会。军事包含两个方面:一是军事技术,一是军事学术。军事技术是没有阶级性的,例如火炮的射击和导弹的制造,哪个军队都一样。

  军事学术即战略战术是有阶级性的,属于上层建筑。经济的状况,阶级的状况和政治的状况都对它发生影响。有什么样的政治就有什么样的军事。封建的政治与资产阶级的政治不同,香港内部会员特马,封建的军事也与资产阶级的军事不一样。无产阶级的政治在军事上也有自己的特点。军事上的变革是政治改革的结果。资产阶级革命,使军事在本质上和形式上都发生了一些重大变革,这是资产阶级和小农在政治上的解放的必然产物。恩格斯预言:“无产阶级的解放在军事上同样地将有它自己的表现,并创造出自己特殊的、新的作战方法。”这个预言已经实现了。

  人民战争的战略战术已经创造出来并且正在发展。人民战争的战略战术就是无产阶级的军事学术,它与过去的人民起义和人民的战争根本区别就在于:它是以无产阶级政治挂帅的。它的这个鲜明的政治性,决定了任何反动军队都不能利用这个战略战术。我们应该注意到:军事上的正确与否只能决定战斗的胜负,军事在任何情况下都当不了政治的导师,军事不能纠正政治的错误;而政治的错误却会带来军事上的损失。当出现这种损失的时候,我们不应去否定政治统帅军事的原则,不应企图使军事摆脱政治的影响(如果这种摆脱可以设想的话),而应该检查政治本身,找一找在政治上出了什么错误。如果政治是正确的,也就是说,如果政治和战争的目标是一致的,那么,政治只能对作战和备战发生有利的影响。当这种影响对作战和备战有害时,其原因只能到政治的错误中去寻找。

  3.政治分为革命的和反动的两种。政治是经济的集中表现,是阶级对阶级的斗争。革命的政治,代表先进的生产方式、先进的阶级,代表历史的进步;反动的政治,代表落后的生产方式、落后的阶级,阻碍历史的进步。过去的一切革命都是少数人的或者为少数人谋利益的。无产阶级只有消灭私有制,使全人类都得到解放,才能最后解放自己。所以,无产阶级革命是代表绝大多数人的,为绝大多数人谋利益的。在无产阶级革命的时代,只有无产阶级的政治是革命的,其他一切阶级的政治(资产阶级的、封建的和小资产阶级的等等)在本质上都是反动的。这个问题看起来很简单,可是在实际中很复杂。常常有这样的情形:反动的政治装出革命的面孔来骗人,当它篡夺了革命队伍的领导权时,就会给革命战争带来严重损失。仅举陈独秀、王明、这三个例子就够了。

  4.正义的战争必胜。因为政治分为两种,所以战争分为两类。一切进步的战争,革命政治的战争,都是正义的战争。一切阻碍进步的、反动政治的战争,都是非正义的。反动派妄图用战争阻挡历史前进,革命人民必然用正义战争反对非正义战争。战争并不是活的力量对死的物质的行动,不是人对物的行动,它总是两股活的力量的冲突,是人对人的斗争。一方绝对的忍受就不能成为战争。“打垮敌人”的想法必然是交战双方都有的,并且双方都为此而尽自己的最大努力。

  人的主观能动性在战争中具有直接的重大作用,但这并不是战争胜负的根本原因。战争胜负的客观规律是不以人的主观意志为转移的,更不是由指导战争的统帅所决定的。即使由于主观指导上发生错误或者领袖人物的妥协投降,使正义战争遭受巨大损失,但战争决不会结束。因为革命人民不服,必定会继续斗争,以求实现自己的目的。历史总是要前进的,所以正义战争总是要胜利的。

  懂得了以上四个观点,就找到了问题的答案。如果把战争中的各种物质分为人和物两大类的话,那么,人有政治性,物没有政治性,战争胜负的决定因素是人不是物。

  物质是第一性的,精神是第二性的。人们首先必须吃、穿、住,然后才能从事政治(包括战争)、宗教、科学和文艺等等。生活资料来自生产。人民群众的生产活动是最基本的实践活动,是决定其他一切活动的东西。人们在生产中必然使用和不断改进工具,生产工具标志着生产力的发展阶段。人与人之间在生产中结成的生产关系,是必须与生产力的发展阶段相适应的。生产关系的总和就是社会的经济基础,它决定这个社会的上层建筑,即用相应的政治和意识来为自己服务。由于生产力的不断发展,使现有的生产关系慢慢落后了。落后的生产关系与生产力发生矛盾,这些生产关系就要被新的生产关系所替换。随着经济基础的变更,整个上层建筑也或慢或快地发生变革。从原始公社解体以来,人类都是在私有制和阶级社会中。旧的生产关系及其上层建筑不会自动地退出历史舞台。于是,这些“变更”和“变革”就集中表现为阶级斗争、表现为政治、表现为战争。代表先进生产关系的政治力量必然获胜,于是一个新的社会就诞生了。到了社会,没有阶级了,也就没有战争了。我们人所从事的战争,属于最后的战争,是为人类的永久和平而进行的战争,是为实现而进行的战争。

  资产阶级赖以形成的生产资料和交换手段,是在封建社会里造成的。当这些生产资料和交换手段发展到社会化的大工业阶段时,封建的生产关系及其上层建筑就不再适应这样的生产力了。它变成了生产力的桎梏,它阻碍资本主义的发展。于是,资产阶级举起了革命的旗帜,投入到一系列战争中去。在这些战争中,资产阶级经历了许多失败和挫折,终于取得了辉煌的胜利:他们推翻了封建君主的统治,建立了自己的政权,砸开了封建王国的大门,造成了许多殖民地和世界市场。

  狂妄的皇家军,在大炮面前一败涂地;举着神符的农民武装,在洋枪面前惨遭失败;浩浩荡荡的民族反抗被残酷地下去。资产阶级耀武扬威,军舰横行世界。这是洋枪洋炮的胜利吗?这是资产阶级军事暴力的胜利吗?不!这是资产阶级政治路线的胜利,是资产阶级政治所代表的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胜利。资产阶级用“唯武器论”来掩盖这个事实:现代武器是大工业的产品,这标志着大工业的生产力获得了胜利。标志着适合大工业生产力的生产关系获得了胜利。在大工业的生产力面前,封建社会已经落后了,已经腐朽了,它必须被打碎,而且果然被打碎了。起而代之的是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及其社会制度和政治制度,资产阶级的经济统治和政治统治。

  现在,我们眼前又进行着类似的运动。资本主义已经发展到它的最高阶段——帝国主义阶段。一次又一次的经济危机表明,资本主义的生产关系已经太狭窄了,再容纳不了它本身所造成的财富了,它变成生产的桎梏了。社会化的大生产与生产资料的私人占有之间的矛盾,表现为资本主义社会生产力与生产关系之间的不可调和的矛盾。

  资产阶级用来推翻封建制度的武器,现在却对准资产阶级自己了。资产阶级不仅锻造了置自身于死地的武器,它还产生了运用这种武器的人——现代的工人,即无产阶级。无产阶级一登上政治舞台,就敲响了资本主义的丧钟。从巴黎公社的尝试到十月革命的炮声,无产阶级终于赢得了自己的政权。当民族解放运动成为无产阶级世界革命的一部分时,当农民武装得到无产阶级的领导和援助时,帝国主义的飞机大炮就再也不能把他们下去了。

  在革命的进程中,总是占统治地位的反动派首先动用武装力量,首先挑起战争,妄图把革命势力扼杀在摇篮里。但是,革命力量是杀不绝的。无产阶级的政治力量,刚开始时人数很少,物资奇缺,有时甚至是靠吃草根以维持生命。他们经过艰苦卓绝的奋斗,靠传播马列主义先进思想,发动本阶级的和一切可以团结的群众,拿起武器,逐步走上了武装斗争的道路,建立起一个无产阶级政党领导的新型的人民军队,在战斗中渐渐发展壮大。

  这时如果政治指导上的路线发生错误,又会遭受失败和挫折,纠正错误路线后,才又重新走上发展的道路。经过多次正确与错误的教育,就能确立正确的政治路线和产生一整套适合本国情况的人民战争的战略战术。在我国就是思想被公认为指导思想,同志被公认为伟大领袖。从此使革命战争迅猛发展。在战争中,通过战场上的缴获和依靠人民的支援,使敌我之间在武器装备上的差距越来越小。当消除了这个差距时,人民武装就进入了战略反攻阶段,经过几个大的决战便取得了战争的胜利。

  今天,我们还没有取得最后的胜利。帝国主义(包括社会帝国主义)是垄断的资本主义。它为争夺世界市场所执行的霸权主义政策,是当代一切战争的根源。我们的前面还将有许多次大大小小的战争。但是,不论今后的战争情况多么复杂,困难多么巨大、道路多么曲折,我们都可以豪迈地回答:我们必胜!因为我们的战争是无产阶级政治的继续,这个政治代表着先进的生产方式,代表着历史前进的方向。前两次世界大战已经表明:帝国主义一旦发起新的世界大战,则必然是以社会主义的胜利而告结束。资本主义社会已经落后了,已经腐朽了,它必然被打碎,也一定能够被打碎。起而代之的是共户主义社会的初级阶段——社会主义社会。这是不可抗拒的历史规律。资产阶级的灭亡和无产阶级的胜利同样是不可避免的。

  武器在战争中的作用是不能低估的。在战争里面所有的物资中,最重要的是武器,其它一切物资都直接地或间接地为使用武器服务。武器好的一方一般居优势,武器差的一方一般是劣势,越是从战争全局上看越是如此。这一点又决定了作战形式,武器好的一方一般是进攻,武器差的一方一般是防御。1927年红军不能攻打长沙,不是因为红军的人不行,而是因为红军的武器不行。1947年解放军的战斗力提高了,主要标志是武器上有了炮兵,从此就可以打攻坚战了。

  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兴起的“闪击战”理论,其实是战略进攻的一种作战样式,是大量使用机械化摩托化武器实施进攻的一种方法,正如“游击战”、“运动战”。“阵地战”等理论一样,军队的武器不同,作战的样式和方法也必然不同。武器装备的来源,一是购买,一是自己制造,一是作战时的战场缴获。武器在不同性质的战争中起到不同的作用,例如美国武器到了军队手里,不但起到屠杀人民的作用,而且起到武装人民的作用,对于这一点,我军曾形象地把蒋介石叫做“运输大队长”。

  武器对革命战争的影响大致是:革命人们没有武器时,就受压迫被杀害,从而被迫拿起武器(包括菜刀之类);在武器很差的时候,只能能进行游击战;武器好一点了,就可以进行运动战;武器与敌人差不多时,就可以进行阵地战和攻坚战;当敌我双方的武器基本上是同样的水平时,就可以进行战略进攻和决战了,只有这时,战争的胜利才能实现。

  对“一两件新式武器决定战争胜败”的观点应当进行具体分析,首先我们要把这种观点的内容搞清楚。一两件新式武器代表着:(一)全部武器装备所达到的水平,(二)物力、财力、经济力和科研成果等综合物质条件所达到的水平,(三)人与物的结合(即科学技术的掌握和使用)所达到的水平,(四)军队战斗力和国防建设所达到的水平,(五)人对物的认识即物质的客观规律在头脑中的反映(文化程度)所达到的水平。

  我国一枚的试验成功、一颗人造卫星的成功发射和返回,标志着什么呢?不是标志着我国的科学技术、经济生产和财力物力以及国防现代化建设达到了一个新的水平吗?不是标志着我军的战斗力已经从“小米加步枪”发展到“常规武器加核武器”的阶段吗?不是标志着我军的“人”已经与的“物”结合起来了吗?不是标志着我们对客观事物(原子武器的使用和防护)的认识达到了新的水平吗?因此,“一两件新式武器”确实代表着具有广泛丰富内容的“物”,当然也仅仅是个“代表和标志”而已。

  在战争史和武器史上,因一两件新式武器引出了千万件这类武器,引起了战争形式巨大变化的事例是屡见不鲜的。因此,我们对“坦克制胜论”、“空军制胜论”、“导弹制胜论”都应该认真研究,吸取其有用的成分,抛弃其错误的实质。

  物质条件虽然不能决定战争的胜负,却能决定战争初期的军事形势,决定战争双方的作战式样和作战手段,决定战争时间的长短,决定战争中所要付出的代价。为了取得未来反侵略战争的胜利,我们必须做好各种物质(包括新式武器装备、战场建设和人员编制组织等等)的准备工作,这是我们的神圣职责和政治任务。

  物质上的准备好一点,战争中的胜利就早一点,人民的损失就少一点。如果我们准备不好,就说明我们犯了政治错误,可能是因对敌抱有幻想而丧失革命警惕,可能是没处理好局部利益与全局利益、眼前利益与长远利益的关系,可能是没有振奋起草命精神,也可能是被坏人篡夺了领导权。一句话,我们必须抱着对人民高度负责的精神抓好战备工作。

  有人以为,为了做好未来反侵略战争的物质准备,我们必须“强调和加强一切物质条件的决定作用”,否则会引起“只要人不要物”,会损害国防现代化建设。

  我在这里要说:搞好战备,要抓的事情很多,但并非每件事情都是战争胜负的决定因素。要抓好每一件战备工作,也不能得出“一切与战备有关的工作都是战争胜负的决定因素”这个结论。

  我在这里还要说:如果你发现有人煽动“只要政治不要军事”,借此破坏国防现代化建设的话,请你千万注意,不要被他的假象所迷惑,因为他的政治延续着另外一种军事。你如果要弄清他的真面目,就请查查他的政治吧。他如果不是陈独秀的政治——向资产阶级的武装投降,就是的政治——阴谋搞反革命武装改变。因缺乏政治经历而天真受骗的人们,一定会从血的教训中懂得这条政治常识:枪杆子里面出改权!没有一个人民的军队,便没有人民的一切!

  我们的事业是正义的!正义的事业是必胜的!革命先辈在极其艰难困苦之中仍满怀乐观主义精神,革命先烈在英勇就义之前仍高唱着《国际歌》!难道他们是“在严酷的现实面前以一个简单的口号作精神支柱”吗?请想一想:是怎样的坚实思想基础使他们具备这样坚定的信念!是怎样的可靠物质条件给他们这种必胜的信心!我们在展望未来的时候应牢记:胜利得来不容易,切莫把战斗的岁月轻忘掉!今天我们讨论和弄清“究竟什么是战争胜负的决定因素”这个重大的军事理论问题,有着非常重大的意义。它将提高我们辩证唯物论和历史唯物论的思想水平,使青年一代树立起坚定的政治信念,使新一辈的指战员继承和发扬我军光荣传统,将激励一切有志于无产阶级军事事业的人们努力奋斗,把胜利的必然性转化为现实。

  我们把马列主义,思想与革命的具体实践相结合,第一位的工作就是把政治上的路线搞正确。在党的正确路线、方针、政策指引下,建设现代化国防的各项工作一定能够胜利发展,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因为我们的政治是正确的、革命的:

  ——我们的政治适应着最先进的生产力,我们就可以做到而且应该做到:努力促进生产更快地发展,努力用最先进的科学技术进行生产,努力用最好的产品装备军队、铁路、通信、航海、航空……

  ——我们的政治代表着最先进的生产关系,我们就能够做到:首先把这种关系在军队组织中特别显著地体现出来,废除了阶级压迫的平等互助体现为官兵紧密团结,大工业权威练就的纪律性体现为自觉的严格的正规化,经济的计划性体现为军政、军民的统一……

  ——我们的政治属于最先进的上层建筑,我们就能够做到:运用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机器维护社会主义的民主和法制,用无产阶级意识形态加强精神文明建设,通过细致有力的政治思想工作,使马列主义、思想为人民群众所掌握,转化为无穷无尽的物质力量,转化为真正的铜墙铁壁……

  ——我们的政治统帅着最先进的军事学术,我们就能够做到:努力研究吸取古今中外的军事科学,发展新的历史条件下人民战争的战略战术,不断提高正规军、民兵和预备役“三结合”武装力量体制的现代化程度……

  ——我们的政治是为绝大多数人谋利益的,我们就能够做到:让人民自己在政治上当家作主,自己起来为自己的利益而斗争,在发展生产的基础上,不断提高全体军民的生活水平,同时注意保持高度警惕,加强战备。一旦战争爆发,人民就拿起武器保家卫国,使一切侵略者陷于灭顶之灾……

  还可以指出许多方面。这些都体现我们的政治是为社会主义经济基础服务的,它与各项专业工作都不是互相矛盾而是互相促进的。各项局部工作和专业工作都通过政治这条生命线与社会主义的全局利益和的历史方向紧密联系在一起。政治不但是各项工作的统帅,而且是搞好各项工作的保证,这是政治工作必须贯穿于各项业务工作之中的客观根据。关键在于人,我们每一个同志都应该把马列主义、思想的基本原理同自己的实际工作紧密结合,实事求是地解决具体问题,扎扎实实地进行工作,真正做到又红又专。马列主义、思想已经给我们指明了一条达到胜利的道路,而胜利的实现还要靠我们的艰苦奋斗。让我们以革命先辈那样坚定的政治信念和拼命精神,投入到艰苦奋斗的伟大实践之中去。

  (此文曾寄《军事学术》杂志社,参加该刊“什么是战争胜负的决定因素”专题讨论。)